• 碳纤维电地暖系列
  • 碳纤维电暖器系列
  • 基地养殖首页
  • 碳纤维暖霸系列
  • 高频节能散热器
  • 水暖壁挂炉系列
  • 温控器、电热板系列
基地养殖安卓
中投为啥从加拿大撤走千亿投资?加拿大投资中投

中投为啥从加拿大撤走千亿投资?加拿大投资中投

  截至2015年12月15日的数据显示,当年中国对加拿大投资的总额为亿美元,已不到2010年的三成。

我们已经习惯了媒体关于中国土豪挥金如土、四处投资的渲染,近几年尤甚。

但事实上,中国在加拿大的实际投资金额,远远低于人们的想象。   2015年底,加拿大知名大报NationalPost刊登了一则有关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CIC)将撤出加拿大的新闻,其中披露的中投在加拿大的糟糕投资业绩,引起社会一篇哗然。   截至2015年11月末,中投公司(CIC)共管理了747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用以进行海外股权和风险资产投资。

作为中投公司的首家境外代表处,多伦多办事处于2011年1月隆重成立,目的是满足日益增长的对加拿大矿业和能源的投资需求。

但仅仅运行了5年时间,在全球能源行业剧烈变动的大环境下,中投加拿大投资就以异常惨烈的结局收场。   中投在加拿大的第一项大手笔投资发生于2009年7月,出资17亿加元,以每股加元的价格收购能源公司TeckResourcesLtd部分股权,而现在TECK的股价已经跌到加元(截止),同期加元兑人民币则从贬值至,两者相互作用下,该笔投资的亏损高达约90%。

  此外,中投在这几年间还陆续投资了SouthGobiResourcesLtd.,AthabascaOil,PennWest,SunshineOilsands等能源公司,但因价格下滑,成本攀升以及融资困难等因素,均出现巨额亏损。 最新消息是:中投多伦多代表处负责人将离职,北美总部将移师纽约。   这一现象引起了人们对于中国在海外投资状况的深刻担忧:如果主权财富基金都能亏成这样,其他机构、个人的投资情况又会如何?  过去十年中,中国经济突飞猛进,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开始通过兼并、收购、绿地投资等方式面向全球输出资本。 根据国新办发布的《2014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2014年末,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亿美元,占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出存量的份额由2002年的%提升至%,在全球分国家地区的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排名中位居第8,首次步入全球前10行列。

很多人都猜测,财大气粗的中国,是否会像80年代的日本人那样,妄图买下全世界?  但事实是否果真如此?以加拿大为例,这些年间,来自中国的投资到底占到多少比例,分布在哪些行业,又是怎样的收益情况呢?  成立于2005年的阿尔伯达大学中国学院长期以来专注于研究中国对加拿大投资。 笔者有幸采访了副院长王佳女士,了解到的一系列信息,或许可以更为真实地反映中国对加投资的现状。   根据中国学院的统计数据(以完成交接为统计依据,并充分考虑通过第三方路径进行的投资,因此在口径上可能与中、加两国统计局的数据存在一定差异),1993年,中国在加拿大的投资累积仅为320万美元,此后虽有起落,但总体而言仍是稳步提升,到2013年,由于当年2月份中海油完成对尼克森的收购(151亿美元),中国对加拿大投资年度总额达到创记录的亿美元。

但如果剔除尼克森的案例,峰值出现在2010年的亿美元,此后实际上呈现出逐年下降的趋势,2015年截至12月15日的数据显示,当年中国对加拿大投资的总额为亿美元,已不到2010年的三成。   这一统计结果与很多人的固有观念存在差异。

我们已经习惯了媒体关于中国土豪挥金如土、四处投资的渲染,近几年尤甚。

但事实上,中国在加拿大的实际投资金额,远远低于人们的想象。

2015年6月初,加拿大亚太基金会(APF)发布的名为《加拿大人是如何看待来自亚洲的投资》的年度调查报告就曾披露:加拿大人对于来自中国的投资的认知有相当大的误差。

很多人认为中国投资已经占到全部外国直接投资的25%左右,但官方披露的数据只有区区3%。   不过,中国学院的研究数据表明:无论是从投资方向,还是投资主体来看,中国在加拿大的投资,都已经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趋势。 过去来自中国的投资主要集中在能源、矿产、金融、电信、林业等领域,1993年到2015年(截止12月15日)的10多年间,最青睐的行业是能源,其次是金属矿产。

而现在,越来越多的资金开始投向新能源以及高科技领域。

最近一两年,在房地产和文化等领域,也出现了很多中国资本的身影。

  以2015年中国对加拿大投资为例,娱乐及房地产业以亿美元的投资总额拔得头筹,运输与建筑业也吸收了亿美元的中国投资,能源、金属矿物的投资虽然仍分别达到亿美元与亿美元,但以较往年已大幅下降,此外工业与电子设备,汽车产业、信息技术产业、健康与生物产业等均获得了相当数额的投资,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态势。 与此同时,2014、2015年连续两年,来自私营部门的投资在金额上均超越了国有企业投资。

  有两个案例或许可以说明这一两年中国对加拿大投资的新热点与新思路。

  一是复星收购加拿大国宝“太阳马戏团”25%的股份,这是2015年里中国在加投资的最大手笔。 不同于以往国企牵头,集中于能源行业收购的宏伟战略规划,郭广昌此次出手娱乐业,目光是放在了中国3亿多中产的精神需求上:“我们在这方面的投资就基于这个。 电影起来了,秀起来了,体育也会起来,这是典型的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就需要这些内容。 ”不过12月中旬郭广昌协助调查的信息经发布后,也引起加拿大商界对此笔交易后续进展情况的一定猜测。

  另一项则是中国私人资本在油气资源领域的新动向。 和“国家队”的撤离形成对比,中国的私人资本逆势而行,正在以超低的价格获取加拿大痛苦挣扎中的油气资产。 2015年12月,一队匿名的中国私人投资人购买了卡尔加里中等规模的龙润勘探有限公司(LongRunExploration)。 他们以每股元,1亿元的总股本,就接手了龙润勘探公司亿元债务。

这种国退民进,似乎也说明更多人正在认真准备,期望在复苏之时能抢占先机。   这种全方位的多元化,折射出中国资本在投资理念与能力上的逐渐成熟。

倘若能够进一步克服战略定位不明、跨文化整合能力不强、公信力不足、风险防范意识和能力欠缺等问题,有理由相信,未来中国资本的对外投资之路将走得更为顺畅。   而具体到个体,对于那些有意到加拿大投资的中国机构、个人,中国学院副院长王佳女士的建言也值得参考:毕竟是进入陌生的投资环境,必须事先做好、做足功课,充分考虑当地市场容量和自身产品特性,进行相关投资成本的核算;在落地后,坚持本土化,遵循当地的法律法规。

  只有真正融入,才有未来的机会。



上一篇:多政策大力支持,东南亚IDC市场未来到底有多光明?
下一篇:富安达现金通货币B(710502)基金基本概况
基地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基地养殖-www.387708.com All Rights Reserved.